暮色与晨光-阿宁

嗜酒,爱风竹

写东西在我看来,是一条漫长孤独又充满痛苦的路。

没有谁能一直陪着谁,但是在你们看的时候,在我读评论的时候,有那么些瞬间,我们微妙的并肩。

而我因为这许许多多的瞬间,在这条不能后退的路上,时刻感受到幸福。


好了,我叭叭完了。

今天心情不好,于是废话特别多

写东西是一个愉快且痛苦的过程,事实上痛苦的比重很大。

还在坚持因为我不想荒废自己,如果有一天我想说点什么却提笔语塞,这是比坚持更深重的痛苦。

我曾经拥有过。

🔗问题

wp现在国内可能不太好用,打不开可以换个浏览器试试。

剩余几个wp本身都是没问题的。

不行就多点点,个人推荐多试几个浏览器。

看不了可以评论告诉我,我后续两三天补一下石/墨。

最好不要私信找我补链或者干脆让我私发。

兴冲冲打开聊天看到的都是私发我还是有点难过的。

【堂良无差】男团鲜肉的战争 十七

选秀节目背景,堂良无差

练习生堂 X 练习生良

本章赛制及部分情节有参考青你2


我也好想吃火锅

 

十来个舞台不知道怎么就过得这么快,孟鹤堂他们坐在休息室好像一眨眼,所有的舞台就都表演结束了。

“走了走了走了,”孟鹤堂站起来拍了拍旁边的人,“去演播厅了。”

 

大家陆陆续续地往演播厅走,一路上是止不住的低声交谈。所有舞台都结束了就要公布总排名了。第一名可是能拿到十万的加票,他的组员也能拿到五万加票的。

每次加票十万五万比起来最后的几百万投票听起来有些微不足道,但它更主要的是传递出一种讯息。

“我被看到了。”

 

“好了,所有公演舞台都已经表演完了,”曹鹤阳拿着提词卡站在舞台中间,“累了吗?”

他笑眯眯地问练习生。

“累了——”底下简直山呼海啸,六十个大男孩一起发声。

“行,还不累。”曹鹤阳才不听他们的抱怨,他故意略过底下的抗议继续自己的流程,“舞台都结束了,排名也就出来了。”

“那么,是哪一组可以拿到第一,得到每人五万的加票呢?”

 

曹鹤阳导师,选秀101吊人胃口第一名。

 

熟悉套路的练习生故意不再接他茬,曹鹤阳摊了摊手,“你们也太不配合了。”

他说着这话眼珠一转,“本来还给你们争取了福利的。”

福利?

什么福利?

困得眼皮都要睁不开的练习生突然有了精神,滴溜溜的黑眼珠直直看向舞台中心。

 

“哎,看来我得先去给海X捞打个电话告诉他们火锅不用送了。”曹鹤阳故作惋惜,眼角都是促狭。

等,等等。

我听到了什么?火锅?!

 

练习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吃糠咽菜太久了都要产生幻听了了。

“对哦,”曹鹤阳看着活跃起来的人群,“不限量的火锅哦。”

火锅两个字从曹鹤阳嘴里说出来,晃晃悠悠地往上飘。一直飘到最上面,在头顶洒下金灿灿的光芒。

今夜,你我都是狼人。

听到火锅就可以变身的那种。

 

“现在有人想知道排名了吗?”

“想——”

终于齐刷刷的有了反应,曹鹤阳满意地笑了笑。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一看除去每组第一名,各个优胜组现在的排名。”

 

大屏幕上齐刷刷出现六个组,《乾坤暴躁》的排名不高,第四。

周九良看到以后抿了抿嘴,他们几个还是拖了后腿的。

他听到旁边有人在小声聊天,

“《乾坤暴躁》怎么才第四?”

“孟鹤堂的分数不是还没有公布吗,”不知道谁在说话,“我觉得观众可能投票投的很集中,别人的票数就被压低了。”

“别紧张。”孟鹤堂站在周九良身后,伸出手拍了拍他。

 

“先公布最后一名。”曹鹤阳看了看大家,“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讯号,在下一次舞台公演之前,只有三十五名练习生可以留在这里。”

“最后一名的团队,要更加努力了。”

 

第六名,第五名,第四名。

越来越多的总成绩被公布,还没有消息的《乾坤暴躁》被压在最下面。

这其实是一个好的讯号,但是总是让人有点心慌。

孟鹤堂从后面伸手搭在周九良的肩膀上,貌似随意。

但是周九良感受到他在微微用力。

 

第三名也在说话间被公布了,现在还留有悬念的只剩下孟鹤堂组和王九龙组

周九良默默心算着两组的票数之差,他们组这边现在比王九龙那个组少二十来票。

孟哥拿了一百八十九票,只要王九龙拿票不超过一百七十票,他们就稳了。

 

“差的不多呀。”曹鹤阳抬头看大屏幕,“你们接下来想先看哪一组?”

“王九龙!”

“王九龙!”

周九良听着旁边的呼声微微点头,先公布他们组吧,公布了就知道最终结果了。

“《乾坤暴躁》!”不知道哪里来的声音在喊他们组,周九良循着声音猛地一回头,就看到郭麒麟带着坏笑在故意煽风点火。

“孟鹤堂!先看孟鹤堂!”他捏着嗓子躲在陶阳后面,故意给孟鹤堂组吸引火力。

 

周九良小眼神跟刀子一样往那边射,无奈郭麒麟借着陶阳把自己挡的严严实实,周九良的眼刀只能撞上陶阳温和又无奈的笑容。

生气!

怎么还耍诈!

 

郭麒麟成功地吸引了一部分火力,煽动着不少人喊着要先看《乾坤暴躁》的成绩。

曹鹤阳站在最前面,也不知道他看到多少。

但是这个人笑着推了推眼镜,“呼声挺高啊,那我们先看《乾坤暴躁》A组吧。”

 

行,周九良磨了磨牙,一会吃火锅郭麒麟别想从他眼皮子底下夹走一块肉。

 

孟鹤堂的票数A组B组心里门清,加上这一百八十九票《乾坤暴躁》直接从最后一个窜到了第一名。

接下来就是眼看王九龙那一组了。

周九良侧着头看了看,王九龙那一组和他们中间隔着三四组,他也看不到他们脸上的表情。

揪心,属实揪心。

 

“咳咳,”曹鹤阳清了清嗓子,“就剩最后一组了。”

“怎么办呢,不想这么快结束了。”他拿着姿态逗底下的练习生,“饿不饿?”

“饿啊,快要饿死了。”不知道谁可怜巴巴地说,声音还挺大。

曹鹤阳一下子就被逗笑了,“行行行,公布了放你们去吃饭。”

 

王九龙最终得票,一百五十三票。

 

《乾坤暴躁》,赢了。

 

“啊!!!!!”

老秦太激动了,一下子跳了老高,抱着周九良撒欢。

孟鹤堂在后面搭上一只手,默不作声地把自己塞到两个人中间。

郭麒麟在陶阳后面目睹全过程弯了弯嘴角,都是套路。

 

这股子喜悦感染了组里每一个人,就连旁边几个组的人都在笑着和他们拥抱。

谁不喜欢赢呢,周九良在心里想。

他越来越感受到这种独特的,让人着魔的魅力了。

 

已经饿得双目绿光的练习生们知道了最终结果就对接下来的过场毫不在意了。

有人吸了吸鼻子,“我好像闻到火锅的味道了。”

“狗鼻子也没这么灵的,”旁边有人打趣他,“食堂在对面楼呢。”

 

“行了行了,”曹鹤阳摆手,“知道你们饿了,快去吧。”

“今天放开了吃,没关系,没人一顿饭吃成胖子的。”


艳色完结两个月了还能看到好多人喜欢它。

还,挺意外的。

总之谢谢你们

【堂良无差】男团鲜肉的战争 十六

选秀节目背景,堂良无差

练习生堂 X 练习生良


第一和第九有什么区别呢?


《乾坤暴躁》这个舞台在各种层面上来讲都很暴躁了。

舞台效果,舞台反应,两组表现。哪怕完完整整看了两个现场,也没人说的好到底哪一组会赢。

你有秦腔炸裂全场,我就有和声感人泪下。

 

“这两组,难搞的哦。”曹鹤阳坐在屋子里笑着摇头。导师们人手一份表格,在给每个练习生打分,记录他们的优缺点方便以后教学。

“小孟儿,陶阳,这两个是直接出道没问题的。”烧饼拿着他做的记录,“郭麒麟和秦霄贤稍微差一点,但是郭麒麟的人气高。”

“我看周九良也挺好。”高峰在旁边插了一句,“唱的基础好。”

“九良是块材料。”曹鹤阳点头,“他刚训练多久,舞台已经有点模样了。”

“说起来,”烧饼身体微微往曹鹤阳那边歪了歪,“你不觉得九良好像突然开窍了吗?”

“你看他前段时间,总是那种不温不火的样子,认真归认真,好像没什么目标。我看他今天表现的不错,有点感觉了。”

“适应过来了吧。”曹鹤阳想了想,“孩子毕竟还小,才刚刚入行。”

 

导师在聊什么孟鹤堂郭麒麟他们不知道,可能暂时也没有精力知道。

十二个人现在有一个算一个,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房间里的那个小屏幕。

哪怕它现在还是黑的,每个人从里面只能看到自己的眼睛。

 

“节目组故意的吧。”孟鹤堂好像在说悄悄话,实际上提高了声音,好让大家都听到。

“可不,在这吊我们胃口。”郭麒麟迅速跟他一唱一和。

这俩人不知道怎么的,在这方面向来一拍即合,天天搭着腔逗摄制组,逗其他练习生。不知道哪来的一肚子坏水,还这么巧的不谋而合。

 

“不看了不看了。”孟鹤堂摆摆手,“都是套路,我们不盯着那边就出结果了。”

仿佛为了应和他的话,一直没有动静的屏幕突然亮了起来。

“出了出了出了。”老秦紧张的一把薅住周九良的胳膊,眼不错珠地看着屏幕。

周九良被他突如其来的这个吓了一下。他似乎是躲了躲,但是老秦攥的紧,周九良动了动没有抽出来,就放弃了。

 

名次是倒着公布的,从第六名开始。

两边票说差也差的不多,你多我三票,下一个我就超出去五票。

眼看着公布到第三名了,孟鹤堂这组还剩他,周九良,秦霄贤的票数不知道。

几个人手心里都捏着一把汗,希望自己组赢,也希望整个组可以赢。

《乾坤暴躁》A组第三名,

秦霄贤,

票数,三十三票。

 

老秦终于等来了自己的结果,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点不好意思。

对面的第三名可是拿了五十来票,他们一下子就被超过去了。

“没事,很好了。”孟鹤堂把手伸过来拍了拍他,“接下来看我们的就行了。”

 

导师的屋子现在紧张的气氛比起来练习生简直不逞多让。

“来来来,赌一把,你猜谁最后赢。”烧饼凑过去跟曹鹤阳咬耳朵。

“你猜是谁?”曹鹤阳反问他。

“我觉得吧,”烧饼皱着眉头想了想,“还是大林那组吧。”

“小孟儿这组九良算是副C了,但是他对舞台的感觉还是要多练练。”

 

仿佛是为了应和他的话,那边第二名已经缓缓公布了。

周九良毫无疑问的A组第二,得票六十票。

B组第二是郭麒麟,拿了八十来票。

两组现在已经差了将近五十票了,就还剩每组的第一名没有公布。

孟鹤堂身上一下子压了五十多票的担子,说着不紧张不紧张,可他嘴唇抿得死死的,整个后背肌肉僵硬成一块铁板。

 

“我赌A组赢。”曹鹤阳突然跟烧饼说话。

“这么相信小孟儿?”烧饼笑着反问他。

“敢不敢赌吧。”

“来来来,赌什么。”烧饼把本子一放,双手摊开,大有种想要什么自己拿的心。

“输的人和他们合作一个练习室。”曹鹤阳的这个要求倒是有些出乎意料,烧饼听到愣了一下,随机爽快答应。

“行,我输了我让他们排我新歌练习室版。”

 

这个赌注从开始到公布结果中间的间隔连一分钟都没有,这边话音刚落,那边最终结果就出来了。

 

孟鹤堂一百八十九票

 

陶阳一百二十三票

 

A组最后靠着孟鹤堂力挽狂澜,十票险胜B组。

陶阳略带歉意地看了看组内成员,差的太多了,前面的优势都弥补不回来。

“厉害的。”郭麒麟拍了拍陶阳肩膀,“很厉害了。”

他说着转头看孟鹤堂,“赢了的人得请吃饭啊。”

“行。”孟鹤堂笑着答应,“你说吃啥就吃啥。”

“那感情好,”郭麒麟一边往外走一边盘算,“这最近训练又不能出去,我想吃的可多了。”

“什么佛跳墙啊,烤鸭啊,四川火锅也想吃,潮汕锅也想吃,我还想吃北京那家牛蛙面,还想吃驴肉火烧。”

这一路走回去,孟鹤堂光听郭麒麟念叨了,十几种菜系,各种小吃,郭麒麟愣是念叨的不带重样的。他都要觉得这个人学过《报菜名》了。

 

亏了郭麒麟这一路打岔,本来大家心底还有些难过懊恼,现在就剩下馋了。

他们也好想吃各种好吃的啊!

 

“说好的啊。”曹鹤阳坐在桌子边,似笑非笑地看着烧饼,“说到做到。”

“这有什么做不到的。”烧饼大大咧咧的,“回头这十二组的总第一,不就是新歌练习室版,这个主我还能做不了。”

 

孟鹤堂他们回去的时候一屋子人都在等结果,王九龙一看到郭麒麟进来就上去问,“哥,结果咋样。”

他看了看孟鹤堂,又看了看郭麒麟,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冒失了。

挺高的男孩子脸上有点懊恼的样子。

郭麒麟笑了笑站好,“有啥的,我来介绍一下。”

他说着有模有样比划了一下自己这边,“惜败。”

说完又看了看孟鹤堂,“惨胜。”

 

输了到底是件不高兴的事,更何况就差了十票。

B组人都在想是不是他们再多努力一下,多熬一个小时,这十票就回来了。

郭麒麟对于这些反倒没那么在意,前期优势固然可可喜,能一直走下去才是关键。

他好像不是一个特别要强说我一定要第一,一定要C位的人。

郭麒麟的目标从来就是前九,他只要一个出道位。

 

要一个让大家看到郭麒麟的机会,除了郭德纲的儿子,他还有很多不同面。


【堂良无差】男团鲜肉的战争 十五

选秀节目背景,堂良无差

练习生堂 X 练习生良


终于,我看到了那片星空

 

或许是孟鹤堂说的话周九良听到心里了,之后几天的训练,他的进步是肉眼可见的。

还不够好,但是和原来不一样了。

 

导师,练习生们说的‘杀气’周九良领会不到。他就是每次跳的时候都在回想自己当年学三弦,学戏曲的状态。

有的人的舞台气质像一把锐利的刀,只需要一个对视就能抓住观众的心。周九良不太一样,他像一块沉默的礁石,安安静静的,托着所有人。

 

“九良真的不错。”上完音乐课,高峰目光赞许地看着周九良。

周九良的稳,在《乾坤暴躁》里面体现的尤其明显,在所有人放开了‘暴躁’的时候,周九良的风格适时地把气氛拽回来了那么一点点。

所以是暴躁,而不是浮躁。

 

“中间夹的这段不错。”高峰看着自己刚刚做的笔记,抬头看周九良,“原来学过?”

周九良和孟鹤堂商量着加了几句秦腔进去。不是正经秦腔了,但是周九良学过戏曲,吼两嗓子模仿的有点意思。

“学过十来年戏。”周九良站好,“业余兴趣。”

“行,不错。”一向严苛的高峰这次也肯定了孟鹤堂这组的《乾坤暴躁》,“另一组来试试。”

 

孟鹤堂他们跳的时候郭麒麟那一组就在旁边看着,听到副歌的时候郭麒麟捅了捅陶阳,“周九良有两下子呀。”

“大陶,你会吗?”

陶阳清了清嗓子,找了一下感觉后摇了摇头,“说不好,应该可以学。”

“没事,他们组有周九良咱们组有你。”郭麒麟拍了拍他,“谁还没个杀手锏呢。”

 

这两组在唱上,竟然真的就是不分伯仲。

高峰听完都一直点头,“你们这两组有点意思。”

郭麒麟他们组没有加秦腔,而是在副歌Rap的时候设计了一段陶阳的和声。

陶阳身上也是有底子的,带着点戏曲风味的吟唱如泣如诉。

本来只是单纯的陕北汉子突然带上了儿女情长,似有若无的声音仿佛是每个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闭上眼就能想到《红高粱》,想到九儿,想到窑洞里的一盏油灯。

 

处理方法截然不同,说不上谁更好。

 

“你们这两组我没什么太多建议,有想法,有能力。”临下课的时候高峰合上笔记本,“改编的很有意思,我期待你们的正式舞台。”

谁上完高峰的课不是低着头红着眼圈出来,也就孟鹤堂郭麒麟这两组了,神态平静,步履稳健。

装的很。

 

“怎么样?”接下来要上课的就是王九龙他们组了。

他过来把胳膊搭在郭麒麟肩膀上,赶过来先抄抄作业。

 

“特别严。”郭麒麟一脸严肃,“给我们骂得狗血淋头的,特别惨。”

“真的假的?”王九龙本来看他们出来神情还好才过来问的。

“你别看跟没事人儿一样,都憋着呢。”郭麒麟故意压低声音,说的有模有样的,“孟哥刚刚在里面差点撑不住就要走了。”

“高老师太严了,”他说着叹了口气,“严也是为了咱们好啊。”

 

王九龙转过头去看孟鹤堂,果然看到他肩膀紧绷,双手也攥着拳。

好像是那么个意思。

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师兄。”王九龙转头看张九龄,“咋办?”

“能咋办。”张九龄看着他,“又不是上学,还能逃课。”

“上呗。”

 

看着十个人心怀忐忑地推开门,郭麒麟终于忍不住笑出来。

“孟老师演技可以啊。”他笑着打趣孟鹤堂。

“彼此彼此。”两个人都是一肚子坏水。

 

说起来,能跟这两个人一组,不管是不是对手,周九良都觉得很开心。

孟鹤堂对于如何掌握一个度这件事格外娴熟,他们一直处于一种严肃活泼地状态里,五天的练习眨眼就过去了。

又到了验收成果的时候了。

 

周九良坐在化妆室里,突然又开始紧张了。

这次舞台服也花了不少心思,两组人除了周九良着红衣,陶阳穿白衣外,都是齐刷刷的黑色衣服。

带点古风的感觉,身上缀着轻纱。

孟鹤堂坐在他旁边,正抬着头由着化妆师涂涂抹抹。

他今天穿了件黑色高领的衣服。

盘扣一直扣到最上面那一颗,现在孟鹤堂仰着头,喉结在衣领以上微微颤动着,黑色的衣服显得他的脖子白皙纤弱。

周九良吞了一口口水,转过头去。

 

“紧张了?”孟鹤堂突然开口。

“还好。”他低着头整理自己袖口上的纱,不敢看随着孟鹤堂声音上下运动的喉结。

勾人犯罪。

 

比起上一次赶鸭子上架的公演舞台,这次周九良心里有底气多了。

自我介绍完他们往后站了站。

射灯熄灭,周九良在一片黑暗里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是紧张,也是难掩激动。

 

台下一如既往地坐着观众,小姑娘们手里拿着灯盘。

亮闪闪的。

 

周九良在心里默默数着,三,二,一。

一束聚光灯打在孟鹤堂身上。

舞台开始了。

 

周九良完完全全地沉浸在这里面,连续训练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

他只需要放开自己就好。

一声怒吼震惊了全场,震惊了导师。

“周九良这个,有两下子啊。”曹鹤阳坐在屏幕前面。

“舞跳得还是差点,”烧饼在旁边搭话,“但是真的是进步太多了。”

“我觉得最主要的是他找到那个方向了。”曹鹤阳转着手里的笔,“刚才那声有点意思,而且好像一下子就把他自己发泄出来了。”

 

不止导师,观众们一下子仿佛也突然看到了周九良这个人。

最后尾音落下的时候短暂的寂静了一下,然后铺天盖地的欢呼如潮水袭来。

有喊孟鹤堂的,有喊秦霄贤的。

周九良保持着Ending姿势站在那里,汗水挂在睫毛上要落不落。他恍惚听到了喊自己名字的声音。

小姑娘声嘶力竭,最后还破了音。

 

周九良一下子笑了出来,带来另一波尖叫。

剧烈运动后他双眼有点发黑,观众席上的人脸他看不清楚,观众的呼喊他分辨不出来。

但是那些灯牌汇聚在一起仿佛星河,环绕着这个小小的舞台。

 

周九良突然很想哭。

不知道是为了那个声嘶力竭喊他名字的人,还是为了这一片星空。

 

他终于明白了舞台的魅力所在。

也终于理解了那些人奋不顾身想要到达的,到底是个怎样的美好梦想。


【堂良无差】男团鲜肉的战争 十四

选秀节目背景 堂良无差


练习生堂x练习生良


孟鹤堂温和外表下是一颗被执念包裹的心脏,他从来不怕别人说他想红想疯了。


不想红的话,他这十来年是什么,笑话吗?


 

两个组坐在一个练习室里,一组围了一个圈。

“咱们先把位置定了吧。”孟鹤堂看了看几个十分‘乖巧’的后脑勺,“谁想C?”


一 · 片 · 寂 · 静


“都哑巴了?”孟鹤堂笑着拍了一下秦霄贤的后脑勺,“从你开始。”

“孟哥,我就负责RAP,C就,”老秦语气带着试探,“C就不用了吧?”

“不是你们怎么都不要C了?”孟鹤堂真的没办法。


 也不是不想要,就是觉得比不过孟鹤堂。

“孟哥,我们觉得这首歌你C最合适。”秦霄贤在旁边拿着分PART的纸勾勾画画,“我拿Rap A,可以吧。”

“那我要B部分的Rap。”另一个男孩子举手。

“行,”孟鹤堂勾勾画画不一会大家就商量好了各自的部分,周九良分到了主Vocal,孟鹤堂拿了舞担和C,歌曲部分就挑了最平淡的一部分。


 “怎么分的啊?”背后幽幽飘过来一个声音,郭麒麟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他们旁边,从孟鹤堂和周九良坐的缝隙中使劲往里看。

“妈呀你怎么没声!”别人还好,秦霄贤那个位置也看不到郭麒麟过来,突然有冷飕飕的气流打过耳廓把他吓了一跳。

“好家伙,我都让你这个嗓门吓一跳。”郭麒麟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本来想吓唬他们结果反被老秦吓得够呛。


 “去去去,怎么还过来偷听呢。”孟鹤堂笑着往外扒拉他,郭麒麟攥着老秦不走,“你让我听听怎么了。”

大家课都在一起上,谁在什么部分谁不知道。

打打闹闹开心又好玩,把整个屋子的气氛都带活了。

“九良,我跟你商量个事。”把郭麒麟踹会自己组,孟鹤堂拿着歌词凑到周九良跟前,“你还记得你B站传的那首翻唱的歌吗,我觉得这一部分可以加一点变化。”


 《乾坤暴躁》这首歌怎么说,还是很有态度的,带着股子陕北的粗狂不羁。周九良翻唱过一首类似的歌,副歌上他别出心裁吼了几嗓子,效果相当不错。

这也是孟鹤堂为什么要把周九良要过来的原因,那几嗓子太适合这首歌了,孟鹤堂想着就觉得舞台已经在自己眼前了。


 “来来来,开始练了。”分好Part大概敲定了一下,两组练习生就各自找练习室开始了。一共五天准备时间,他们明天就要上舞蹈导师课了。

大家不只是紧张了,心都整个揪起来了。

跟着舞蹈老师走了两遍就要开始自己练了,练习室里都是焦灼的气息。

心越来越浮躁,动作做了一遍两遍,始终不齐。


 有人练着练着就趴地上了,“你们先跳,不用管我。”

他用手捂着脸,谁拉都不起来。

孟鹤堂抬头看了看练习室里的表,已经十二点了。

从中午分好组到现在,他们短暂地休息了几次,加起来也不到两个小时。

“今天这样吧,”他招呼大家散了,“再练也练不好了,先回去睡觉,休息一下。”

有人磨磨蹭蹭不想走,趴在地上的人默默爬起来坐到一边,低垂着头。

“听我的,”孟鹤堂加重语气,“回去休息一下,消化消化今天学到的,明天下午舞蹈导师课,我们早晨起来接着练。”

“你们在这耗一宿说不定也没什么进步,回去让自己放松一下。”


 他好说歹说,劝走了一屋子的人。

“孟哥?”秦霄贤站在门口看他。

“老秦你先回去,”孟鹤堂冲他招招手,“我跟九良说几句话。”

“行吧,那我先走了。”


 练习室的三楼有个阳台,孟鹤堂和周九良一前一后走到阳台上。

“今天还适应吧?”他靠着栏杆站在一边。

“还好。”周九良点点头,孟鹤堂确实是他遇到要求最严格的人了,上次主题曲舞台没什么感受,这次和他分到了一组周九良才切身体会到所谓‘A’。

“大家今天都有点急了,”孟鹤堂说着话突然想给自己点支烟,他有些烦躁地搓了搓手指,“我看你状态还好。”


 周九良确实还好,似乎他和着急从来都扯不上边。

“我希望你可以更急一点。”孟鹤堂双眼直直看向周九良,“不是现在这种带着漠然的平静,我希望你可以更重视你的舞台。”

周九良想辩解说我没有,我很重视。

可是他又无奈地发现,比起来别人,他好像确实过于平静了。


 “上次有些话没说完。”孟鹤堂换了个话题,“我想说你知道你手里的是什么吗。”

手里?是什么?

周九良愣了一下。


 “这个节目,说是101,可是能出道的人就那么十几个,不过是在这十几个里面挑出来合适的而已,大部分人上节目也就是混个脸熟。最终出道的九个人,有资源的,有实力的,有背景的,七七八八分得早就差不多了。”

“但是除了这些以外,节目肯定还准备了黑马剧本。”


 黑马,剧本。

这个词说出来有些讽刺意味。

什么都是有剧本的。


 “你手里拿着的,就有可能是一份黑马剧本。”孟鹤堂语气有些凝重,“我知道你不是有心的,但是你和陶阳,和郭麒麟关系都不错,只要你能挺下去,这份准入劵就是你的了。”

“当然凡事没那么绝对,但是你看走得四十人,都不如你吗?”

孟鹤堂笑着摇摇头,“后面你会看到更多水平不错的人离开这里。”

“他们可能是没观众缘,没有资源,没有背景。更粗暴一点,你什么都没有,节目把你剪的一刀不剩,你拿什么吸引观众给你投票。”


 “我说的有点多了。”孟鹤堂不知道怎么要跟一个十八岁刚刚进入这个圈子的孩子说这么多,“我就是想说你有这个机会,别浪费了,再拼一把不好吗?”

他说着往外走,走到周九良的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当然你也不用感谢我或者怎么样,我只是不愿意任何一次我的舞台,出现瑕疵。”


 “你现在就是最大的瑕疵。”


 “是,是我选的你。但是不管是当初选你还是现在说这些,我都有我的私心。个人排名有的时候比不上整个组,我想让我的舞台每一次都可以被大家看到,记在心里。”


 “我不能放任你精气神与这个舞台格格不入。”


 孟鹤堂的语气好像一直这么温温柔柔的,有点低沉,慢慢刮过人的心。

这句话还是这样,但是周九良从里面听出来一些冰冷,他抿了抿嘴角追上去。

两个人并肩走着,周九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行了,”走上楼梯两个人就是不同方向了,孟鹤堂冲他挥挥手。

“别记恨我,明天见。”


 他挥完手就走了,背影潇洒。

周九良站在楼梯口愣了一下,扭头朝向另一个方向去了。


关于今夜,他还需要仔细想想。